阿無先生在此沉眠

官方认证赤黑圈第一正经。
贴吧@無我的境界
渣浪:你亲爱的阿無先生
呆鹅:2572384861

【赤黑】沧海之耀

标题瞎扯淡,無仔出品照样不正经
复建产物,无脑大坑
赤司君教你怎么套路到老婆☆
短篇一发完,傻白甜ooc不解释,安心食用吧自带牙刷就行(*´ω`*)

沧海之曜
00.
守望着大海,天空,和赤司君的回忆。
01.
黑子哲也是生活在帝光城大海里的人鱼王子。对,就那种长得贼好看,自带仙气,万千姑娘心心念念万千弟控宠上天的国民老公。
男女通吃不服憋着。
哲也的祖先就是那个童话里化为泡沫最后消失的可怜姑娘。后来不知道咋滴,可能是上天为了补偿人鱼一族,每位人鱼皇族后裔必将获得一段美好的姻缘。
听起来是很美好啦!不过宫斗这种东西也是相当常见的懂不。哲也身后的哥哥姐姐们分成两派。一派是以相田为首的,总想让自家弟弟早点嫁人的瞎操心老妈子形。一派是以千寻尼桑为首的,弟弟是天下第一珍宝才不能给别人呢的占有欲突破天际类型。
不过强扭的瓜不甜,人家的终生大事总要自己去走对不对?因此在暴风雨夜,当哲也小王子抱着一个红发的男人来到王宫的时候,整个王宫都炸掉了。
“只是呛了点水,并无大碍。”真太郎医生放下听诊器,缓缓道,“等会就送他上岸吧。”
平时少言寡语的千寻哥哥也难的开口:“越快越好。”
这个红头发的人类,长得这么好看干什么。啧,看他那衣服又是镀金扣子又是上等布料的,估计家里也是壕。不行万一他把我们家小哲给勾搭走了怎么办啊,路上那群傻里傻气的姑娘已经吵得我心烦死了。我抱小哲就没见她们这么兴奋过,怎么换了个陌生人就嗨的跟转发微博抽到了ysl口红似的。
以上来自千寻脑内快气炸的日常。
“可是好不容易有人类来王宫嘛……我想知道陆地上的事情。千寻哥哥真太郎哥哥,要不我们把他留一天?”
看着两个哥哥越发难看的脸色,哲也天使赶紧摆摆手:
“没事的!他就住我房间就好!绝对不会给前辈们添麻烦的!”
……宝贝儿你完全会错意了。
看着天使自带bling bling背景眼睛里大写的“拜托了求答应”,拒绝什么的怎么会说的出口啊喂。
我们能怎么办?我们也很绝望啊←来自只好乞求这位人类已经有对象的弟控哥哥们。
02.
意料之外,躺在床上的红发男人很快就睁开了眼睛。
“尽管是人类,但你的身体素质很好。”黑子摆摆尾巴来到床边,“现在我们处在密水之水,在水中呼吸不是问题。”
红发的男人点点头:“……谢谢。”
“还想请教您的姓名。我是赤司征十郎。”
“我叫哲也,黑子哲也。说起来,赤司君的眼睛真好看,就像宝箱中闪闪发光的石榴石那样。”
果然是人鱼里的王族呢。流水慢慢拂过他的头发,声音就像塞壬宁静时唱的歌那样动听。
他的头发像浅浅的海湾那么蓝,甚至蓝到透明。却又看不透,就像风平浪静之下暗流汹涌。
“您真美。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活生生的人鱼。”赤司笑笑,从床上支撑起身体,“比家里文献中记载的还要美上三分。我在这里打扰您也不是件好事。我想我还是趁早回去吧。”
他缓缓踱步朝门口走去,时间在平静的屋内流淌地很缓慢很缓慢。不知道是在刻意暗示着什么。
就在赤司走出房门之际,他听见身后的声音又一次响起:
“赤司君可否去见我母亲一趟?顺便我带你看看我的家。”
fabulous.
好了。演了一出正正经经的戏,正中老狐狸赤司征十郎的套。
03.
黑子的妈妈诗奈是人鱼族现任的女皇。但比起女皇,更像一位家庭主妇。只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编着一位幼年人鱼姑娘的长发。
“母亲,赤司君到了。”
赤司望向王座上的美妇,对方眼中温柔缱踡——正如他已故的母亲那样。在帝光城王宫的后花园里,在温柔的午后轻轻摸着他的发。
原来这就叫遗传啊。赤司单膝而归:
“荣幸之至,见到陛下。在下赤司征十郞。”
黑子诗奈摆摆手,看着那个桀骜的男人站起,笑得和煦:“您这样我可经受不起,帝光城的王。”
王???
卧槽?这家伙有颜有钱还有权?
一旁的绿间和黛哥脑海中警铃大作。哲也痴汉组的直觉告诉他们,这个男人说不定根本就不是意外落水……
万一是早有预谋的大戏呢?
想到这,两个人脸更黑了;“陛下,今天不是说要准备哲也的成人礼么?我们还要把哲也送到……”
送到陆地上呢。
到陆地上呢。
陆地上呢。
地上呢。
上呢。
呢。
呢你香草奶昔个头。
就算两个人反射弧再长也明白过来了:陛下要把小天使送到陆地上,然后这个红毛就会做他的向导。这家伙是帝光城的王,然后他就会把我们的天使带到自己家里上下其手……
Noooooooo!!!
绿间真太郎用颤抖的手推了推颤抖的眼睛腿儿,捏紧了颤抖的幸运物,又用颤抖的声音确认这个令他内心颤抖的事实。
“陛下……请问这是真的么?”
“君无戏言。”
然后在他们听到女皇陛下笑着点头后,是真·崩溃边缘·有苦说不出。
当局者迷啊陛下!你看到那家伙嘴角挂着的诡异弧度吗?这就跟千百年前那只乌鸦被套路往狐狸嘴里丟肉差不多啊!
节操尚存?不存在的科科。
别说被吃干抹净,就算——
但当他们眼角的余光瞥见一脸幸福地挽着赤司手臂,就跟要嫁出去的小姑娘一样兴奋的黑子;终于是眼前一黑。
惨了。本来好端端守护了十几年的弟弟,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被抢走了。
“哥哥,你们脸色好难看……是不是我最什么事情惹你们不开心了?”
不……小哲你看,我们在笑啊……我们可开心了QVQ
当他们向缓缓走过的赤司征十郞投去嫌弃的目光时,对方嘴唇分明翕动了几下:
“多谢了,几位哥哥大人们。”
……日。
还真TM是个套路。
04.
当黑子和赤司走在沙滩上的时候,红发帝王的内心就没平静过。
他亲眼目睹了人鱼王子幻化出两条长腿,然后踱着小步朝他走来的美好模样。
黑子因为常年在海洋中的缘故,腿又长又白——却又有着美妙的肌肉线条,看起来丝毫不显孱弱。
赤司脑补一下日后在腿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红印,然后掰开在两腿之间攻城略地……
额滴个娘啊。
咋有种未结婚先度蜜月的感受呢。

“哲也,这里就是帝光城了。”
纯白的建筑大气而豪华,不似金碧辉煌般惹人注目;单纯地立在那里而威严自现。
一如的城堡主人那样,低调却又张狂霸道。
“好看吗?”他转头向身边的人鱼小王子问道,看到对方似海的眼睛里波光粼粼。
“……好喜欢。”
“那你愿意在这里住下吗?”
当赤司看见对方毫不犹豫地点点脑袋,表面一脸平静内心优雅开心地都快上天了。
真好,我媳妇就是有眼光。审美一样谈恋爱妥妥的。
黑子哲也当然不知道身边的狐狸在想什么。反过来还悄悄地敬佩身边的人:哇赤司君真是见过世面的人。母亲让我跟着他果然是对的呢,我也要好好修炼这种气质做一个棒棒哒小王子☆
所以说天使的脑回路真的是不同哦。
05.
所谓人鱼族的成人礼,就是让人鱼去人类世界上溜达一圈。黑子哲也是身份地位显赫的皇族,自然也要去符合其精英身份的场所。
成人礼过后的人鱼,就能自由的出入海陆,并且可以自由的幻化双腿了。值得一提的是,人鱼所喜爱的人,不仅仅是人鱼,也包括人类。所以不乏有人鱼在成人礼之中找到心仪的对象,与之共度终生。
简单来讲,成人礼就是给你涨姿势的相亲(误)活动。所以一般来讲,成人礼都是人鱼一生中最为轻松愉悦的日子。
不过哲也小王子所接受成人礼,却是苦乐参半的。
“……黑子君,你的格斗技还不够凌厉哦。”实渕笑眯眯地看着被自己放倒的小王子道,“不成长起来是没有力气保护自己的族人的。”
他看着面前躺在地上喘气的小人鱼,不忘加上另一句话:
“只有我们同意了,你才能去跟小征比试呢~”
“是,我明白。”小人鱼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身体微微弓起。一瞬间,空气仿佛有点被扭曲,黑子的气息瞬间微弱了起来。
“要上了。”

早在第一天,赤司捏捏黑子的小腿的时候就得出结论:哲也力量不够,所以只能在技巧上下功夫。
被戳到痛处的哲也超不爽der,立马嚷嚷自己在人鱼王宫里没少学格斗技,要赤司跟他打一场。
结果对方一笑而过:
“好啊哲也,什么时候玲央他们觉得你够格了,什么时候你就来找我吧。”
瞬间,温柔消失不见;凌厉的气场向刀锋一样刮过。
“既然哲也的母亲要我好好教你,我绝对不会心软。”
这只是一个帝王应尽的责任罢了。
06.
“不知道该说玲央的能力退步了呢,还是哲也进步异于常人。”赤司合上书页,看着面前一高一矮的两人,“你这么快就认同他了啊。”
实渕摸摸脸上的伤:“小哲的攻击太诡异了嘛……小征我建议你最好别掉以轻心哦。”
“于我而言,怪物就是用来被征服的。”赤司征十郞的眼眸微闪,左眼金光大盛,“人鱼也是一样。”
“十分期待。”
赤司征十郞确信自己能让这个骄傲的人鱼小王子乖乖认输,正如他一直确信他能得到对方的心。

实渕玲央突然想起之前自家主人对自己说过的一番话:
“玲央,你相信一见钟情吗?”
实渕低下头,思考良久。
“小征啊,命数和真爱这种东西,我也搞不懂。像一见钟情,太虚无缥缈又不切实际。”
“但就算没有被上天所眷顾,我也相信 ”
“相信它的存在,相信每个人都有获得它的能力和时光。”
……
“实渕君!你不是说赤司君的能力就比你厉害了一丁点么?!”
“对呀对呀。”
“嘶……用天帝之眼这种犯规的能力,根本没办法近身。”
“对呀对呀。”
“……那我根本打不过他。以后要是碰到他,岂不是要天天被欺负?”
“话说回来。小哲,你知道啥叫妻管严不?”
“……诶?”
“所以他以后绝对不会欺负你。”
07.
赤司征十郞近来很苦恼。
本应该是温暖的午后,手牵手和哲也在花园里走,鼻尖嗅到花香和海风的味道。
有美人有江山简直不要太爽。
但是,本来帝光城里赤司征十郞的小迷妹们最近却纷纷宣布脱离组织。然后打着“哲命”的大旗,粉红色的情书跟流水一样往帝光王宫里送。
魂淡!哲也早就名花有主了!
x的!居然还想跟我赤司征十郞抢人?还有这什么情书啊?语句不通顺,中心意思不明确……换作是我分分钟拿五种以上的语言,外加用函数给你比心心了。
“哲也……你还真是受人欢迎啊。”
“赤司君莫不是因为我抢了你帝光城国民男神的位置而忿忿不平?”
“……哼,她们这群没见识的。我哪里独占欲爆表整天粘着你?这样的痴汉画风怎么会符合我的美学?”
小王子噗得一声笑出来:“是是,你就一十全十美好男人形象。那我可走了啊赤司君。”
赤司·ooc·征十郞一翻身捏紧被子:“你要走就走呗,我又没拖着你。”
待到喀嚓一声关门后,赤司征十郞望着空空的屋内,突然从床上坐起来,蹑手蹑脚地开了门。
他悄悄从门缝里望去,看到那个蓝色身影靠在走廊的墙上,从未离去。
“哲也我不是叫你走嘛,你就这么舍不得我——哎等等,我开玩笑的……哲也你就这么对我吗你快回来啊!”
……没救了。
赤司好言好语让黑子哲也留在了房间内,看着他抱着个香草奶昔大口大口地喝,一脸幸福。
“赤司君,我喝奶昔你干嘛一直盯着我?”
“看你看不够啊。”
小王子意料之外地羞红了脸:“赤司君别在我面前用你的撩妹技能好么,我不吃这一套。”
他听着自己咚咚跳动的心脏有些不解:
明明以前赤司君说这种流氓话自己一点反应都没有,怎么最近这么容易脸红?
他悄悄瞥见一脸恶劣微笑的男人,俊美的容颜令他生不起半点厌恶。
怎么办,好想一直在这个人身边。
这就是恋爱的味道啊,小王子。
08.
不知什么时候起,赤司以黑子房间采光不好为理由,就让他和自己一块住。
一块用餐一块更衣一块睡觉。
夜晚一直都是情调最美的时候,况且赤司还在房间里买了星空投影灯。抬头一望,仿佛就置身于银河那样。
美到不像话。
“赤司君,说真的……一个人睡不好吗?”黑子哲也侧卧着,看着对方在黑夜里的眼睛。
对方朝他那边缩了缩。
“……我冻死了。”
黑子哲也脸上掉下三根黑线:瞎扯淡呢这人?
“……哲也,明天你是不是要回大海了?”
“原来一个月这么快啊。”赤司征十郞的声音有点闷,似乎是梗在喉咙里不肯发出来,“我都没抱过你。”
黑子偷偷捂嘴笑了笑:“赤司君,你自己不是也说‘痴汉这种行为不符合你的美学'之类的话吗?”
对方一脸:诶呀我不管我好哲也抱抱才能好好睡觉不然我就踹被子了。
这人不是号称最为雷厉风行的帝王吗?不存在的吧?
人鱼小王子叹了口气,轻轻把手臂环在对方身上。
世界一瞬间美好了。
人鱼的体温凉凉的,却让人心底不由自主的舒服起来。练习格斗技的时候,赤司仅是稍稍触碰到就惊叹不已。而现在对方还缩在他怀里,整个姿势乖巧恬静。
赤司突然觉得自己脸有点烫。
“……说起来,赤司君要不要听摇篮曲?”
“哲也,那不是只有小孩子才听的东西吗?”
“堂堂人鱼王子给你唱歌已经很不错了,到底听不听啦?”
所以,当黑子张开他的唇瓣的时候,赤司听见了塞壬在遥远的亚特兰蒂斯静静地歌唱着。
人鱼的歌很快就能让人踏入梦想。黑子看着对方轻阖的双眼,温热的呼吸被他的额头捕捉到。
所以,沉沉睡去的赤司征十郎没有听见小王子的最后一句话:
“干嘛这么关心今天啦,以后反正有的是时间让你抱个够。”
09.
“这么多天有您守护着他,真是分外感谢,人类的帝王。”
“份内之事,女王陛下。而且在哲也那儿,我也学到了很多。”
果然,这个老流氓都开始叫哲也了。千寻哥哥把他的轻小说攥得越来越紧,本来灰色的瞳孔怨念越来越深。
不能表现出来,控制自己,不能再小哲面前失态,不就叫个名字嘛有啥的……他这么对心里那个怒火中烧的自己说道。
结果小王子的下一句话分分钟让他拔掉flag——
“母亲,我想认定赤司君为我一生的伴侣。您意下如何?”
不怎么样!
怎么样!
么样!
样!

“正好,我也认为赤司君是个值得托付终生的人呢——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这么想了。”
“哎,跟我那个天天只会窝在房间里搞研究的傻子老公比起来,赤司君真是好太多了……”蓝发的美妇人掩嘴一笑,笑得真切。
“不敢与黑子先生相比……陛下。”
“嗯?称呼要注意哦,赤司君?”
“……是,诗奈阿姨。”

黛哥不哭,轻小说的世界比现实好多了。自己随便yy一下情节不就ok了嘛对不对?
在去往寝宫的路上,赤司征十郞笑得特别贼。看得黑子心里有点发毛。
“嗯……哲也,入伙我说,那天落水是我故意的,你信不信?”
“啊?”
征十郞清了清嗓子:“我就设计了一个坑等你来跳嘛……毕竟我对追到你这件事还是很有自信的对不对?”
“哈?”
“而且啊,哲也……”对方俯下头,请求在他耳边吹着气,不出意料地看见那边泛起一点点红色。
“岳母大人都同意了,现在后悔可就晚咯?”
赤征十郞本就喜欢调戏他,看到他这种微微羞赧的表情,谁知对方一个直球打过来:
“哼……本王做事才不会后悔呢……”
诶呀妈诶太可爱了吧这?
赤司征十郎觉得到嘴的肉都不吃太没道理了。
“那哲也,如果我现在要对你做什么的话……你也不会后悔吧?嗯?”
狡猾的狐狸尾音翘起,咬了咬怀中人的耳朵。
“……都说了,本王做事,不会后悔啊……”
啧。
“如你所愿。”
尾声.
本来按道理,王子在婚礼上不应该都是穿黑西装的嘛,可偏偏黑子穿了件剪裁得体的婚纱露出还看的锁骨和细细的腰身。稍长的蓝发披在脑后,高贵脱俗。
“老婆,你这婚纱真好看……突然不想让别人看见你怎么办?”赤司的大手轻轻按摩着对方的腰,“说起来,这里还痛不痛?”
黑子真想掐死这个恶劣的男人。
“拜你所赐。”
“没办法嘛……”赤司的手悄悄移到对方脑后,朝自己这儿一带。
“毕竟我家老婆好看啊。”

“哲也啊……”
“嗯?”
“谢谢你。”
黑子捏了捏他的脸:“有什么话你不会等到待会再说,给我个惊喜啊?”

黑子参加过王宫里哥哥姐姐们大大笑笑的婚礼。他那时不明白,单膝,玫瑰,钻戒,香槟,拥吻与交杯酒;真的可以让人幸福起来吗?
然后他看见西装笔挺的赤司征十郎向自己走来。柔情款款,得以软化一切的双瞳。蓝色的玫瑰花束还带着露水,美的不可方物。
他突然就明白了。
爱情这种东西,不付出就琢磨不透。
他看这那个不可一世的帝王单膝而归,手中的钻戒熠熠生辉。
他轻轻执过他的手,好看的嘴唇轻轻触碰。
他抬头望向他,烈火般的眼睛里欲望波涛汹涌。
“Do you want to marry me?”
他点了点头。
“Yes,I do.”
-END-
作者的话:
(2017•帝光高考)赤司的眼睛在黑夜里熠熠生辉,发出诡异的光。
请赏析上述句子中“诡异的光”。
無仔答:根据本句对赤司征十郎的神态描写,可以基本得出一个结论。赤司想上我家哲哲!
_(:з」∠)_我回来啦大家有没有想我呀(真不要脸→_→)

〈利艾〉西服老利和西服小天使
很想画点烟的,眉目之间波澜不惊小天使。
实在是太可爱啦!
背景来自网络,有调色,侵删。
总之三年了能再回到利艾大坑真是太好啦!

没想到神隐这么久还有人看我的作品,万分感谢(❁´ω`❁)

我心中的完美身高差是这样der
师生什么的最美好了(●°u°●)​ 」
嘎嘎嘎我最喜欢流氓绅士老师了
国庆去上色_(:з」∠)_
考虑黑子到底要不要画性转_(:з」∠)_

朋友你这是搞事情。
整个赤黑圈再也找不出第二个比我正经的了。
你居然说我的文很神经?!
天呐。
你瞎说啥大实话啊你!
再说也应该委婉点!
比如说我的文风如脱笼之鹄放荡不羁洒脱自由追寻着风的方向……

「赤黑微黛黑」奔月

中秋贺文
短小x又比较神经
主赤黑,有黛黑成分。希望你们喜欢这个鱼唇的设定。

相传,在遥远的一个国度中有个神箭手。
神箭手名叫黛千寻,他经常带着他的可爱弟弟黑子哲也;征战四方,为民带来快乐。

在那时,天上有五个太阳。分别名曰桐皇,秀德,阳泉,海常以及诚凛。住在五个太阳上的主神们,觊觎着黛千寻的可爱弟弟黑子哲也(至少黛是这么认为的)。

神箭手黛千寻很生气。哥哥的职责是保护弟弟呀!怎么能引狼入室放任这些肆无忌惮的家伙来视/奸/自己的宝贝哲也呢!
于是嗖嗖放了四根箭,只留下一个太阳——诚凛。
从此以后,地球上的人们过上了快乐的生活(特大误)。

地球上帝光国的国王虹村修造,因为黛千寻给予了人们快乐的生活而感到十分的高兴;于是给了黛千寻一包灵药。
据说吃下这种药的人,就能立刻有飞行的能力辣!
对于黛这种远程攻击手来说真是太好不过了!
然后黛仙贝心里默念:太好啦!赶走了五颜六色的恶狼们,自己终于可以和他家宝贝哲也小白兔永远在一起比翼双飞啦♡
真是可喜可贺——
个鬼。

聪明如黛千寻也忘了,这世上;觊觎哲也的不只有太阳上的主神呀。
还有那名曰洛山的月亮上住着的主神——
赤司征十郎。



“什么?!”黛生气地咬咬牙,看着从洛山来的信件恨不得撕得它支离破碎。
“我早该想到的!”
“月宫、洛山、赤司征十郎!”
但没法啊。
洛山的实力强悍;加之之前的事情,赤司对黛也早有防备。二话没说在月宫外丢了个空间结界。高阶空间结界别说是远程攻击,就算近战打出暴击它依旧完好无损地在那里。
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皮笑肉不笑地迎接赤司的到来了。

赤司来到黛宅的时候,是农历八月初一。那时月亮看不真切,星辰倒也算是密集。

“千寻前辈近来可好?”抿一口茶,味道略甜了。
“托你的福,日子也算清闲。”
“哦呀?”赤司笑笑,“前辈家的哲也弟弟可好呢?”
x的。黛千寻在心里怒骂一声,眉头上跳起一个十字。这家伙目的贼明显,就是来勾搭他的宝贝弟弟的。
于是咬牙切齿道:“真是抱歉啊……他跟别人出去玩了,今日不在家。”
红毛恶狼!我是不会让你有接近哲也的机会的!

“看来前辈还不够了解哲也呢。”赤司起身走到屏风后一角,“哲也早偷偷回来了呢,不是吗。”

wtf?!

T*D我家哲也就算用GPS定位也找不到为啥这家伙自带bug啊←来自表面风平浪静内心台风过境的苦逼哥哥黛千寻。

某个性格恶劣的红毛恶狼直接无视了一边神色阴晴不定的千寻尼桑;面对可爱的孩子声线温柔,笑如春风。
“哲也,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黑子身子不高,也就到赤司腰间。赤司便半蹲着望着对方的眼睛,双手搭在对方小巧的肩上。
黑子在听到赤司的话以后使劲点了点头:
“哲也记得征十郎哥哥!”

“征十郎哥哥给哲也买过奶昔,征十郎哥哥最好了!”

孩子明显比某些心机满满的大人好多了!纯天然无添加不做作!赤司心里那叫一个嘚瑟。
“哲也最乖了。以后我一直给哲也买奶昔好不好?”
“好——!”

各位看官们,其实这就是这样一幅画面:一只看起来纯真无害的红毛恶狼把可爱的小兔子抱进了自己的怀里。小兔子特别喜欢恶狼还心甘情愿让恶狼把自己吃干抹净。

看破红尘的兔子哥哥在一边哭得声嘶力竭大声喊“好弟弟你快回来”,却并没有什么卵用。红毛恶狼却对着兔子哥哥露出了獠牙和爪子:嘿嘿嘿哲也兔是我的食物辣!你死心吧~

八月十五那天,黛千寻有事外出。留黑子哲也一人在家守着。
好巧不巧,洛山国的叶山小太郎对黛千寻得到的药觊觎已久。于是特别挑了这么个好日子来到黛千寻的家里。

于是雷兽元气满满地对黑子哲也说:
“嘿!我就是来抢你们家的灵药的!快交出来吧!”
这样一来按照剧情大纲的正常发展,黑子一定会像传说中的嫦娥一样为了保住灵药然后喝下灵药于是就拥有飞到洛山的能力和小征在一起啦←来自叶山脑内宏图。

“叶山君如果想要就拿去好了。反正药还多呢!
”黑子眨了眨眼睛,biubiubiu天使气场全开。

???

叶山懵逼了:卧槽说好的套路呢。说好的与黑暗势力对着干呢。说好的不向黑暗势力低头呢。说好的A计划天衣无缝所以没有准备B计划呢。
啊~西湖的水我的泪~


赤司正因为叶山的计划失败在月宫里独自45度明媚忧伤,忽然听得传来一阵咚咚地敲门声。
“进来吧——咦……哲也你怎么来了?”
背上纯白翅膀微微扇动的天使微微喘着气,显然是还不会怎么飞就急匆匆赶过来的样子。没留给赤司多少思考的空间,对方便快步扑到赤司的怀里:
“哲也刚刚学会飞就来看征十郎哥哥了!征十郎哥哥说过会一直给哲也买香草奶昔的!”

“征十郎哥哥……要反悔吗?”
啊啊,稍稍低落的童音听起来真是再可爱不过了♡

赤司微微一愣。
然后他笑了起来:
“怎么会反悔呢?我也最喜欢哲也了哟。”

他以为对方要回应他的感情要在很久很久之后,没想却是小说中才有的两情相悦。
“给哲也买一辈子的的话,哲也一辈子陪在我身边好不好?”
“好!”

就像你等他好久,最后发现,那个一直等你的人就是他。



“啧。你还真是个好运的家伙。”黛看着牵着自家弟弟的赤司征十郎,没好气地说了一声,“要不是哲也提出要和你在一起,谁会放心把这么可爱的天使交给你?”
“千寻前辈,都这个份上了就别来对我板着脸了好吗?”赤司耸耸肩,眼底的笑意却是藏也藏不住。

黛看着自己可爱的弟弟,叹了口气:“哲也,如果这家伙对你有哪里不好;打,往死里打。”
“以后不要有了老公忘了哥哥啊。”
“如果不想跟这个家伙在一起了,哥哥的怀抱随时为你敞开喔。”
黑子红了脸:“千寻哥哥你在说什么啦!”
我是放心不下啊。黛一把揽过黑子,默念道:真是儿女大了不由娘(特大误)。

中秋相思悠悠,嫦娥月宫冷,悲伤绵延水自流。
今我同你久久,洛山城里暖,明月佳人为君留。


fin.

之前的一张图修了点bug

哈哈哈赤黑的tag里出现了好多新(不认识)的大大啊prprpr

你们都快忘了我这个老人了(躺

好的那我明天诈尸吧,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

中秋不是吃肉的时候,喝喝茶心平气和多好啊x嫦娥姐姐都奔月了要不一起撒刀片吧嘎嘎嘎嘎嘎

魔卡少女樱的梗_(:з」∠)_
哈哈哈哈隐赤黑_(:з」∠)_
大概是完成度比较高的原创了,嗯。

此图已改bug。修改后请戳个人主页

『睁眼之后』的文案
我觉得『如果你服用APTX4869』这名字太low逼_(:з」∠)_于是弄了个高大上的_(:з」∠)_